Loading…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2017-12-08 12:32 TOM   

能说一世情长,谁能说两心不忘;谁能说三生相伴,谁能说地老天荒。而安徽就曾对叶剑斌说过,我对你爱的表现不多,就只想和你在一起。

安徽叶剑斌,是深圳一对著名的同志情侣。2008年,安徽只身一人来到了深圳打拼,城市很大,机会很多,也很寂寞。安徽登上了当时盛行的“同志聊天室”,他们的爱情,始于这里。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相识一个月,安徽就邀请叶剑斌同住。叶剑斌说自己是是一个“慢热型”,从未试过开始一场如此快的爱情。但第一眼看到安徽,浓浓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没有漂亮的华服,却依然散发着优雅的气质。眼睛仿佛就移不开了,脑袋也晕眩,心想不管结果如何,哪怕是飞蛾扑火,也想试一次。一试,便已过了9年。

安徽说,初来深圳的他只住得起华强南附近的农民房,300元一个月,得知叶剑斌愿意陪他一起品尝这艰辛的岁月,心里便默默认定了这个人。缘分一旦开始了,仿佛就停不下来,原来两人都是大学都是英语专业。安徽欣赏叶剑斌身上温柔,优雅的魅力,叶剑斌则被安徽不屈不挠的性格吸引。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原来安徽来自皖北的一个小农村,为了追求自己喜爱的专业,曾三入高考场。一次高考高分考上沈阳体育学院市场营销专业,报到完两天后觉得这个学校环境和学风并非自己想要的理想大学,毅然退学重新参加安徽春季高考。第二次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徽大学哲学系,去学校报道一周后觉得哲学专业不适合,又决然退学准备下一年高考。在第三次高考中安徽以超出录取分数100多分的优异成绩考取了贵州大学中文专业,因为其优异成绩贵州大学允许其自选专业,上了一段时间中文专业后,又转到了外语系的英文专业,才终于找到自己喜欢满意的学校和专业了。文字的书写总是苍白无力,看着自己本来的高中同学都在读大三,马上要出来工作,自己还在挣扎着高考;而自己身边的却是比自己小3年的学弟,个中滋味大概只有安徽自己体会。每一次的高考,都要比上次考得好,才会让当初否定自己的人打脸,为此这几年,安徽都是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也得因这些经历,养成了安徽何事都全力以赴的性格,也为安徽以后的事业奠定了基础。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叶剑斌是一个内向慢热的人,看到安徽积极向上的性格后,感觉自己随身携带了个小太阳,感觉阳光照进了他的内心,照亮了他的生命。

刚开始在深圳就职的安徽并不是那么顺利,经过一番考察以后安徽选择了一家金融工作的国际部客户经理作为他的第一份职业,也因为这份工作让他收到了职业生涯中第一个重大挫折。2008年的金融风暴使得整个金融业受到了中创,安徽维护的客户中也损失惨重,为此安徽负债几十万。对于一个刚毕业来深圳打拼的他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安徽没有气馁,在这期间他做过许多工作,做过猎头,当过出版社的英文编辑,从小自信臭美的他甚至签过演出经纪人,做过中英双语主持人,当过歌手,混过演艺圈。大概努力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不到一年时间,安徽叶剑斌就把债务还清,而且还合资创建了第一家公司。这段不离不弃的经历更让安徽叶健斌坚定了一起走下去的经历。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2009年底安徽就从普通的商务写字楼雷圳大厦搬到了深圳CBD区甲级写字楼现代国际大厦。2010年-2012年公司发展壮大期间,安徽带领公司员工做过许多项目,加入了深圳市人力资源协会成为了该协会最年轻帅气的理事。2012年,安徽叶剑斌转战医疗行业,成立了全美基因中心(俄罗斯)。

事业在风生水起,但安徽叶剑斌之间却出现了问题。古语有云,男子三十而立,先成家而后立业。原来同样出生在农村的叶剑斌早已被家里催婚,叶剑斌说:“老妈说,农村地方小,思想封闭,与我一同长大的伙伴早已成家,被笑话被看不起。”最终叶剑斌因顶受不了压力向家里公开出柜,在当地引起了并不小的波澜,为此和家人吵翻了,还换上了中度抑郁症,甚至尝试自杀。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对于出柜的事情,安徽却表现的桀骜不驯,从小到大特立独行的他早已习惯了大家的目光,但是安徽从来没有强迫叶剑斌公开他,因为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叶剑斌患病期间,安徽放下工作,阅读了大量书籍,找遍中外名医,甚至买了几套房产放在叶剑斌名下,希望他更有安全感,但是情况都没有好转。大胆的安徽想出了,或许有了宝宝,一切会不一样呢?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作为一个行动派,安徽开始大量收集资料,寻求途径,最终和一位德国模特儿捐卵者通过体外受精、试管婴儿的方式把4个胚胎植入了一位泰国天使代孕妈妈体内。手术很成功,最终有3个胚胎成功着床,在2014年,3位可爱的混血宝宝在香港诞生了。从胚胎成功着床开始,叶剑斌的病情开始明显好转,他不再理会外界的目光,家庭的鄙夷,而是关注宝宝的成长,安徽又一次成功了,又一次用阳光照亮了叶剑斌的心房。“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有宝宝了。”叶剑斌说过。

安徽说:“宝宝本来可以拿美国国籍,但是我们希望宝宝是中国人,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想了拿香港籍这个折中的办法。”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到现今为止,虽然偶尔叶剑斌还是会犯抑郁症,但是情况已经好转了许多,他已经可以带着宝宝回到老家到处串门,家里人也慢慢接受了他。安徽叶剑斌一家人的日子就像普通人一样,慢慢地过。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慢慢地一起到白头。

有一种爱情,叫安徽叶剑斌。 【广告】

责任编辑: 3924NWJ

责任编辑: 3924NWJ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