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韩国抢跑加息 全球转向还远吗_TOM消费
首页 > 消费 >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韩国抢跑加息 全球转向还远吗

北京商报网    2021-08-28 17:54

在去年连续两次紧急降息后,韩国经济也出现了“放水后遗症”:通胀高烧不退,物价全线上涨,家庭债务进入滚雪球模式……现在,韩国坐不住了,赶在全球央行年会召开前出手加息。另一方面,韩国一向有着“全球经济金丝雀”之称,此次转向也被视为全球央行Taper(缩减量化宽松)的风向标。

韩国抢跑加息 全球转向还远吗

上调0.25%

在这场疫情后全球央行货币政策转向的“竞赛”中,韩国跑在了最前面。8月26日,韩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宣布,把基准利率从0.5%上调25个基点。

这是韩国央行自2018年11月以来首次加息,不仅使它成为了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首个加息的亚洲主要经济体,还是首个加息的发达经济体。

去年在全球“放水”的情形下,韩国央行曾两度降息,3月基准利率从1.25%降到0.75%,5月再降到0.5%。而自今年5月以来,韩国央行政策制定者一直在暗示加息,但最近由于最新的德尔塔疫情,韩国在7月进入半封锁状态,加息预期已有所降温。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Angela Hsieh 和Ashish Agrawal上周在一份研报中写道:“考虑到新增确诊病例仍在上升,这次韩国央行可能暂缓加息。但我们预计,万一从8月份开始加息,韩国央行将在11月份再次加息。”

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表示,加息后利率仍处于支持经济的宽松水平。他还说,当前德尔塔变异毒株导致的疫情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较小,因为消费者已经调整行为以适应疫情新常态。

“我们已决定将着重关注减少金融失衡,并且随着上调利率,我们着眼于推动政策正常化进程以与经济复苏相匹配”,李柱烈表示。韩国央行在未来加息的问题上“既不会匆忙进行,也不会犹豫不决”,并称美联储的行动是未来政策考量中尤其重要的因素。

对于未来韩国央行是否会继续加息,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认为,韩国此次的调整还存在一定的空间,因为之前韩国是大幅下调基准利率,从而也给上调预置了利率调整空间。韩联社报道则分析指出,今年韩国还有两次会议,预计还会继续加息,到2022年底基本利率就能回到1.25%。

为何紧急加息

对韩国此次的行动,市场多少有些意想不到。此前在彭博社的调查中,受访的20位经济学家中仅有9位预计到这一结果;而路透社调查的30位经济学家中,预期本月加息的人数则为16位。

对于韩国央行转向的原因,韩联社报道称,之所以改变货币基调,是因为其间市场流动性大增导致家庭贷款激增,引发资产泡沫,市场对通胀的忧虑增加。分析人士指出,此举表明韩国央行货币政策的重点已经从支持经济转向抑制债务驱动的资产泡沫,因为眼下这种泡沫有失控的风险。

事实上,长达一年的低利率环境,已经给韩国带来不少麻烦,比如债务风险。截至6月,韩国家庭负债规模总计1805.9万亿韩元,较去年同期激增169万亿韩元。

李家成也分析到,现在韩国国家债务和家庭债务都处于历史高位运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对韩国经济进行了警示。而这次韩国央行加息,主要是针对这一情况在宏观经济政策层面的调整,或者说是一种政策引导。因为债务高企是韩国在住宅交易需求持续的情况下,申购公募股票的“借债投资”热潮并未减弱的结果。政府加强上调基准利率的举措,旨在抑制下半年的贷款增长势头。

除了高企的债务,还有通胀的压力。韩国统计厅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6%,连续4个月高于2%,蔬菜、水果、肉类、方便面等必需品物价飞速上涨。

除了韩国国内的债务与通胀,李家成还指出,调高利率还与韩国的外部出口有关。韩国今年上半年的这个出口一直在大幅增长,使得韩国有一定的空间来上调利率。

同时,韩国央行在决议声明中最新表示,将随着经济增长逐渐调整政策宽松程度,继续监测新冠病毒的传播、经济增速和通货膨胀。

据韩国央行预计,韩国经济持续复苏,出口表现较好,就业人数持续增加,未来经济表现将持续向好,预计今年GDP增速将达到4%左右。通胀方面,由于油价上涨,居民消费价格保持在2%左右,预计今年年底将降至2%以下。

全球Taper近了

韩国央行此次宣布加息的时间,距离全球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召开还剩不到24小时。自金融危机时期以来,全球央行年会已经被外界视作是各国央行传递货币政策信号的重要舞台,也被誉为货币政策拐点的“晴雨表”。

原本市场普遍预期在本次央行年会上,美联储不会马上采取大动作,如果真要正式减少债务收购规模,也应该是在9月的议息会议上,而此次韩国央行突然加息,使得这一判断有了动摇的可能。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坦言,韩国此时提前加息说明各国开始考虑逐步退出疫情期间推出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在推动经济复苏的同时开始更加关注金融风险防范。未来,全球流动性变化和金融市场波动可能将成为全球经济波动的重要诱因,经济和金融周期将交织演化,加剧疫后全球经济复苏难度。

而在韩国之前,全球不少经济体也做出了加息的决定。王有鑫表示,俄罗斯、巴西、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早已启动加息,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已开始缩减QE,年内随着美联储正式启动缩减QE,全球货币政策将逐渐迎来拐点,可以预见的是,为了避免资本外流和金融市场波动,其他经济体也将随之跟进逐渐收紧货币政策。

虽然收紧是大势所趋,但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康楷数据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杨敬昊指出,由于目前全球疫情因为德尔塔变种的影响再次出现不确定性,各国央行大概率会观望美联储的政策,而后基于本国情况采取相应调整。

至于美联储的决策,杨敬昊表示,美联储在最近三个月逐步释放货币政策转向的信号,特别是最近一次FOMC会议,受访者预期2022年1月开始Taper操作的比例已经提高到了60%。在这个背景之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是必然,不确定的因素仅仅在于何时会公布Taper操作计划。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广告
责任编辑: 4150ZYN

责任编辑: 4150ZYN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