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职业教育法大修 职教赛道迎来政策加持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职业教育法大修 职教赛道迎来政策加持

北京商报网    2021-06-14 16:57

职业教育法自1996年颁布施行以来或将进行首次“大修”。6月7日,据新华社消息,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该修订草案关注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提出职业教育应该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同时对优化职业教育改革提供了相关举措和意见。意见指出,在基础教育改革的背景之下,推进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具有同等地位的工作越来越深入。而在政策有望把职业教育推进到和普通教育同等地位之后,将为整个职教赛道带来哪些发展的新机会?

职业教育法大修 职教赛道迎来政策加持

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并重

据教育部官网信息显示,职业教育法是我国职业教育领域的第一部专门法律,颁布于1996年。2018年9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将职业教育法修订列入立法规划。由此,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联合推进,研究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在2019年底公布,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为了推进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同等,草案还提出推进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建设,促进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与职业培训以及其他职业教育学习成果认定、积累和转换,建立完善国家资历框架,使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学习成果融通、互认。

目前,我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年均向社会输送1000万毕业生,年培训量达1.5亿人次左右。随着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对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需求日益强烈。在此次草案提请之前,国家就曾出台多重政策扶持职业教育。

今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并对产教融合和校企合作、支持社会力量举办职业学校、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学业成果融通互认等作出规定。目前,职业教育法的修订工作已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阶段。

同时,为促进职业教育领域的发展,教育部还在今年发布了《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对现有职业教育体系中的专业设置进行了大幅调整,其中,中职专业的调整幅度为61.1%,高职专科的专业调整幅度为56.4%,高职本科的专业调整幅度为260%。

此外,今年教育部等有关主管部门对于K12校外学科培训机构进行了一系列打击和监管,这导致越来越多的教育公司和投资者开始思考变换赛道和未来发展的问题。相较而言,在一系列政策利好之下的职业教育领域无疑将获得更多的关注。

或成资本新宠

从整个职业教育的产业结构来看,除了一系列公办和民办学校外,社会上也活跃着大量的职业教育机构。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市场上和职业教育相关的企业可分为四大类。“第一类就是目前占有率比较大的职业证书、公考培训机构;第二类是在目前产教融合政策下,和院校开展一系列合作的企业;第三类就是自己本身在做职业教育的培训,比如像早先的新东方厨师学校、蓝翔这样的职业培训学校,以及现在兴起的IT类的培训机构;第四类是泛职业教育,也是比较新兴的一类职业教育,比如一些花艺、茶艺的培训。”

由此可见,职业教育不仅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行业,同时存在着较大的市场总体规模。但在资本市场上,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职业教育并不像K12赛道那样,受到企业和投资人的青睐。

“目前国家的政策是鼓励职业教育企业上市的,未来A股市场上会出现大量关于职业教育的项目投资。”葛文伟指出。具体来看,目前活跃在A股市场的科德教育即是从2017年进入教育行业,在逐步从主营胶印油墨业务转变为主营教育与油墨两大业务后,于去年底由“科斯伍德”更名为“科德教育”。并通过收购等方式并入了多所职业教育学校。

产业新机会在哪

“职业教育的细分品类很分散,细分行业的天花板也比较低,在总容量比较低的情况下,很难做出特别大的龙头企业。而且职业教育没有复购率,每个用户的生命周期也比较短,做职业教育的公司如果想去跨品类扩张也很难。”针对职业教育的特点,葛文伟如是分析道。

同时,相比K12培训领域而言,选择职业教育的用户往往是“自己投资自己”,与给孩子报名课程的家长不同,他们既是消费者也是决策者,对价格会更为敏感,职业教育的客单价也较低。

基于这些特点,进入职业教育领域的企业需结合实际情况和政策导向进行决策。从近年来发展职教业务较好的企业来看,部分企业采用和学校专业共建的方式来合作,如施耐德电气在北京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开办施耐德电气城市能效管理应用工程师学院,并成立研究中心。另一部分企业如传智教育、慧科教育等,则紧追近些年IT等热门行业,开展人才培训。

“目前职业教育的需求和供给,实际上还存在很多不匹配的地方,一方面是我们的职业教育体系需要改革,适配当下从制造业大国发展为制造业强国的目标。另一方面是在顺应产业升级的基础之上,增加对一些新兴职业的培训,比如DJ、调酒师等,来满足职业教育的需求供给。”葛文伟如是谈道。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广告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人家也是有底线的啦~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