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业绩大变脸 贝因美重蹈退市危机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业绩大变脸 贝因美重蹈退市危机

2021-04-14 15:32 北京商报网   

从预计盈利到亏损超3亿元,贝因美或再面临退市预警。4月12日晚间,贝因美发布修正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修正后业绩由原预计盈利5400万-8000万元变为亏损3.28亿元。按照修正后的业绩,这已经是贝因美连续两年出现亏损。业内人士认为,奶粉行业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存有产品创新不足等问题的贝因美在市场竞争中难言乐观,不要说新增份额,能否守住原有市场份额都成问题。在净资产逐渐减少、随着恒天然持续减持带来的资金压力持续加大的背景下,贝因美还能靠什么扭转业绩成为业内关注的重点。

业绩大变脸 贝因美重蹈退市危机

业绩由盈转亏

一纸修正业绩公告,贝因美由盈转亏。

4月12日晚间,贝因美发布修正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修正前,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00万-8000万元;修正后,预计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2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17.88%。

贝因美将业绩大幅下修原因归结为,在业绩预告披露后,公司发现部分库存基粉存在减值迹象,公司与年审会计师对库存基粉进行了减值测试,预计对本期净利润影响约7800万元。此外,公司会同年审会计师对部分客户进行了走访及评估,对该部分客户应收账款坏账以及因疫情反复及人口出生率下降等影响产生的销售费用支持准备进行计提,预计对本期净利润影响分别约为1.24亿元和1.44亿元。

而对于业绩亏损情况,贝因美方面认为主要是因为在新生儿出生数持续下降、婴儿配方奶粉行业的市场增长趋缓的背景下,加之市场中品牌竞争加剧,导致公司业绩出现一定下滑。此外,由于持续推进营销转型,加大了市场费用投入,导致公司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身产品缺乏竞争力、投入产出失衡致使主营业绩不振可能是贝因美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近几年,贝因美的运营非常艰难,一方面奶粉行业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对于贝因美来说,不要说抢食新的市场份额,能否保住现有市场份额都成为问题;另一方面,自身产品创新力不足,难以吸引消费者是贝因美近年来在市场中难有竞争优势的重要原因。”

奶粉市场份额逐年下滑

上市十周年,贝因美面临的不仅是如何解决因连续亏损再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带来的风险,奶粉市场份额逐渐下滑甚至跌出前十名也成为其急需解决的问题。

按最新业绩预告计算,贝因美已连续亏损两年。数据显示,2019年贝因美亏损1.03亿元,加上2020年的3.28亿元,贝因美连续两年累计亏损共4.31亿元。

“作为上市公司,贝因美连续亏损两年或面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股票也会被戴上‘*ST’的帽子。”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表示,按照规定,上市公司若被*ST后再亏损一年则将被暂停上市,被*ST后再亏损两年则直接退市。

如果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这将是贝因美上市十年来,第二次游走在退市的边缘。

贝因美于2011年4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被誉为A股国产“奶粉第一股”。2014年,贝因美的市场份额曾进入前三。然而,好景不长,受高层人事动荡及战略规划不清晰影响,2016年、2017年,贝因美连亏两年,合计亏损18.4亿元。2018年4月27日起,贝因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也由“贝因美”变更为“*ST因美”。同年,贝因美在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份额已不足2%,排名也跌出行业前十。

贝因美的奶粉市场份额还在不断下滑。近年来,国产奶粉品牌抓住提升市占率的机会,成长性角度形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为飞鹤、蒙牛、澳优,其中飞鹤市占率从2010年的4.3%提升至2019年的13.3%,蒙牛2019年市占率达到7.6%。第二梯队,伊利市占率保持平稳,合生元市占率有小幅提升。第三梯队,完达山、贝因美市占率持续下跌,目前已经没有贝因美市占率的数据披露。

为解决公司危机,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在离任七年后回归,并以近千万元的高价聘请曾在惠氏、美素佳儿履职的包秀飞为贝因美总经理。包秀飞的到来确实让贝因美在2018年扭亏为盈,2019年4月18日,贝因美才被撤销了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也由“*ST因美”重新变为“贝因美”。

不过,贝因美的净资产也在不断减少。资料显示,包秀飞任职期间,贝因美出售了包括黑龙江省安达牧场等旗下牧场和29套房产。在此过程中,贝因美的净资产(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权益)持续减少。数据显示,贝因美净资产从2015年底的36.68亿元减少至2018年底的18.16亿元,缩水超五成。

对于此次贝因美扭亏,在业界看来更多是“卖血”式的自救,虽然能让贝因美保壳成功,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贝因美的盈利能力问题。

贝因美还剩什么

在近年的发展中,贝因美也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方法,希望扭转业绩情况。譬如聘请包秀飞、与恒天然的协议。不过目前来看效果似乎并不乐观,虽然2018年实现扭亏被撤销退市风险警示,但净资产减少带来的运营风险以及恒天然持续减持带来的资金压力下,贝因美依然未能成功实现“造血”自救。业界普遍关注的是,在人力和财力都大不如前的背景下,面临再一次有可能的退市风险提示,贝因美还能靠什么来自救?

在财力方面,除上述提及的资产缩水,大股东接连减持也给贝因美带来了不少资金压力。截至2021年2月23日,贝因美曾经的二股东恒天然所持贝因美股份从18.82%直线下降至2.82%,合计回笼资金约9.42亿元。恒天然首席执行官Hurrell已明确表示将继续出售其剩余股权,并希望在2021财年结束前完全退出这项投资。

除了一再减持决意退出贝因美的恒天然外,还有长城(德阳)长弘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长弘基金”)。1月13日,贝因美发布公告称,持股5.09%的长弘基金以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067.5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3%)。在未减持前,长弘基金为贝因美集团第三大股东。

屡遭大股东减持后,贝因美股价持续走低。截至2021年4月13日收盘,股价报4.66元/股,总市值为47.65亿元,仅为其高峰时期300亿元的1/6。

值得关注的是,在贝因美大股东减持的同时,以包秀飞为首的高管们也先后离职。1月15日,贝因美发布公告称,贝因美董事会于2021年1月14日收到公司总经理包秀飞的书面辞呈。由于个人原因,包秀飞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时隔一个月,副总经理王云芳也因个人原因辞任。事实上,在此之前的2019-2020年期间,董事朱晓静、何晓华以及监事叶根银也已接连离任。

在缺钱缺人的情况下,贝因美将如何应对危机?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贝因美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晓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