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剑桥考试“被分手” 第二条路怎么走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剑桥考试“被分手” 第二条路怎么走

2021-04-02 09:47 北京商报网   

继教育部考试中心宣布不再承办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MSE)后,剑桥英语官方平台表示,未来将为考生考试提供新的服务形式,并且今年还将继续安排考试。

4月1日,北京商报记者经过调查后发现,官方公告一出,有不少培训机构迅速推出去中国澳门考试、转考ETS小托福考试等新宣传文案。而随着竞赛政策的调整,KET/PET考试的热度,会随着此次和教育部考试中心的“分手”而降温吗?

剑桥考试“被分手” 第二条路怎么走

官宣“分手”

有培训机构称考位可预定

“4月份不会再有考试了,5月、6月可以观望一下。”在北京商报记者以家长身份向多家提供KET/PET考试服务的机构进行咨询后,相关培训机构的老师这样做出回复。

而在一天以前,教育部考试中心刚刚发布声明,宣布不再承办剑桥通用英语五级考试(MSE),后续的MSE考试将由剑桥英语官方平台自行安排。随后,剑桥英语官方平台也发布通知称,未来将在考试上采取新的服务模式,同时也明确表态,今年将继续举办考试。

作为近几年风靡北上广家长圈的英语等级考试,剑桥KET/PET考试曾多次出现一考位难求的盛况。去年10月份,北京商报记者曾调查过黄牛党代拍KET/PET考试考位事件,当时的考位代拍价格炒到了上千元,相比原本几百元的报名费翻了好几倍。同时,据3月22日的央视新闻报道可知,上海地区甚至曾出现机构高价锁定考位的情况,有教育培训机构甚至宣称,自己能锁定八成以上考位。

“教育部不参与后,KET/PET考试将由剑桥大学直属考试部举办,自己举办的话肯定会更灵活方便一些,考位不会像之前那么难抢。”环球教育的老师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咨询时如是表示。此外,该老师还表示,他们得到的消息是5月、6月的考试肯定会举办,“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辅助家长报名,我们机构有一部分优先报名的名额”。

在托福培训机构创始人吴晓亮看来,KET/PET考试目前遇到的较多问题就是考量太大的问题。报名的家长太多而考位供不应求,让市场上出现了黄牛、代拍考位的乱象。

机构忙推“B计划”

远水能解近渴吗

尽管在咨询中,有机构表示考试还将举行,甚至可以辅助报名,但在剑桥英语官方消息发布之前,对家长来说一切都是未知数。据了解,在官宣消息发布的当天,就已经有培训机构为家长提供了“B计划”。北京商报记者从“英孚教育留学备考”公众号(账号主体为英孚教育EF)获悉,英孚教育开通了中国澳门考场报名通道,可报名场次时间从6月延伸至12月,同时,英孚教育还为家长提供ETS小托福考试,并打出“高含金量”的宣传。

实际上,为了KET/PET考试异地赶考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但为这一考试远赴中国澳门,是否真的值得?吴晓亮认为,这样远赴中国澳门的举措必要性不大。“KET/PET考试的基本盘在国内,核心是学校对考试的认可度和接受程度。”吴晓亮表示,去年年底,行业内部就已经获知教育部将不再承办MSE考试的消息。

“KET/PET考试的流行,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有一些学校自主招生时,会出现用KET/PET考试来考查学生成绩的现象,甚至广东的部分学校,是把这类型的考试当作年级考试,由此才催生了大量需求。”吴晓亮谈道。对于升学的需求是家长们一窝蜂冲向KET/PET考试的重要因素。

而在与家长们沟通的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也印证了这一点。北京家长王女士表示,有听一些家长说过,部分学校入学时,会对学生的KET/PET考试成绩有要求。“但我家孩子还小,所以我还没有报名。我对这类考试的态度就是不排斥,也不觉得是刚需。如果学校需要,或者出国要用到的话,我会继续关注。”

“只要国内有学校存在自主招生选拔,那么就有这类考试生存的空间。并且对KET/PET考试的需求和认可程度,城市和城市之间存在较大差别。”吴晓亮谈道。

值得一提的是,KET/PET考试走俏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近几年才逐步下沉至二三线城市。当北京商报记者向身处四线城市的家长们问询时,大多数家长表示从未听过这一类考试,也没有让孩子报名考试的打算。在对KET/PET考试的认可度上,一二线城市和四五线城市家长之间的态度差距较大。

入学不可凭竞赛

KET/PET恐难再香

“考过KET就是初中毕业的英语水平,考过PET就是高中毕业的英语水平。”这样的看法不仅是培训机构招揽生意的宣传语,也是众多家长认定这两门考试的重要原因。不少家长认为,有含金量的证书能够体现孩子的能力,也能为孩子的升学多提供一份保障。但不管是“掐尖”招生还是竞赛入学,都是教育部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

日前,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明确表示,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竞赛项目已经全面取消,现有的五项奥赛只面向高中阶段的学生,不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同时,吕玉刚也特别强调,任何竞赛项目包括获奖成绩,均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的依据。

根据统计数据来看,教育部于2018年出台《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管理办法》,从2019年开始审核并面向社会公布竞赛名单,严格控制竞赛项目数量。目前竞赛数量已经从原来的105项减至35项。在义务教育阶段,靠竞赛入学,机会渺茫。同时,从政策角度来看,义务教育目前采取严格的免试就近入学规定和“公民同招”政策,为的就是遏制“掐尖”招生和竞赛入学的乱象,推动教育公平。

“现在的政策风向是,要力促相应考试和竞赛回归素质教育的本质,而不能任其成为助长应试教育的抓手。”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谈道,从教育部的政策和相关举措来看,教育部更希望能够彻底把竞赛和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入学脱钩,让竞赛回归其本质。“只有真正做到让竞赛与升学无关,才能让家长和学生摆脱功利性的竞赛,市场上抢考位、竞赛热的现象也会自然而然地消失。”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教育部考试中心和剑桥英语官方平台的“分手”,或许也释放出一定信号。像KET/PET考试这样过热的竞赛或将被重点整治。“减小竞赛对升学的影响,发展素质教育是当下主流。从行业角度来看,如果培训机构还要死磕竞赛,那发展的意义不大。校外机构要将自己的培训往素质教育方向发展,或是和学校共享共建教学资源,打开课后服务的新市场,这样,也许会在未来开拓出新的发展领域。”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