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何享健入主一年后,合康新能最高预亏6亿元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何享健入主一年后,合康新能最高预亏6亿元

2021-04-13 15:50 北京商报网   

2020年4月,美的集团实控人何享健携超7亿元现金高调拿下了合康新能(300048)的控股权,如今“改姓”一年之后,合康新能现状如何?纵观合康新能公告,一年以来,上市公司动作频频,先后剥离了合康动力、合康智能等多家子公司,并且为了消除同业竞争,将主要从事伺服系统业务的东菱技术也转让给了美的集团,上市公司开始聚焦工业制造领域。但就业绩来看,由于计提资产减值等原因,合康新能表现并不理想,公司2020年最高预亏6亿元。4月12日,合康新能股价报4.68元/股,总市值为51.82亿元,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何享健持股市值较其入主时增加了1.49亿元。

何享健入主一年后,合康新能最高预亏6亿元

持股市值增1.49亿元

截至4月12日收盘,何享健持股市值已较入主时增加了1.49亿元。

交易行情显示,合康新能4月12日小幅低开0.22%,开盘后公司股价震荡上行,一度涨近3%,之后有所回落。截至当日收盘,公司涨幅缩窄至0.86%,股价报4.68元/股,总市值为51.82亿元。

据了解,合康新能是何享健旗下上市公司,2020年4月,广东美的暖通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的暖通”)通过受让股权+表决权的方式成为合康新能控股股东,美的集团成为上市公司间接控股股东,何享健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交易完成后,美的暖通持有合康新能2.09亿股股份,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8.73%;美的暖通持有的表决权股份数量为2.64亿股,约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3.73%。

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股份过户完成当日,美的暖通持有合康新能18.73%股权,对应的总市值为8.22亿元。而截至4月12日收盘,上述股权对应总市值为9.71亿元,这也意味着何享健持股市值较入主前增加了1.49亿元。

纵观何享健入主后的股价表现,合康新能开启缓慢上升态势,直至2020年9月9日,公司当日盘中触及7.21元/股的高点,彼时上市公司总市值近80亿元。之后,合康新能股价开始不断回落,经东方财富数据统计,2020年9月9日-2021年4月12日,合康新能区间累计跌幅超两成。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上市公司易主,如果接盘方实力庞大,通常会有提振公司股价的作用,但最终公司股价还是会回归上市公司基本面。

剥离多家子公司

自何享健入主以来,合康新能资本动作频频,已剥离了多家子公司。

据了解,在何享健入主之前,合康新能主要形成了节能设备高端制造业、节能环保项目建设及运营产业、新能源汽车总成配套及运营产业等三大板块,主营业务包括高、中低压及防爆变频器在内的全系列变频器产品、伺服产品、新能源汽车及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20年4月,何享健入主合康新能时,一度被市场解读为美的重返新能源汽车领域。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近一年以来,合康新能并未大力发展公司的新能源汽车业务,而是逐步将新能源汽车业务进行了剥离。

具体来看,合康新能新能源汽车相关业务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充电桩和畅的运营三大类,主要以子公司合康动力、合康智能及武汉畅的为主。

但在2020年8月,合康新能将所持武汉畅的90%股权转让给公司股东上海上丰及原实控人叶进吾,交易价格为2803.28万元。今年2月,合康新能还披露称,将所持合康动力60%股权以1元转让给上海上丰及叶进吾,将所持合康智能64%股权以3206万元转让给上海上丰及叶进吾。这也意味着合康新能的新能源汽车相关业务公司将被剥离完毕。

另外,为了消除伺服系统业务的同业竞争问题,合康新能将控股子公司东菱技术74.085%股权转让给了美的集团。

除此之外,合康新能还出售了控股子公司合康锐马电机(宁波)有限公司65%股权、合康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75%股权等。

对于出售上述公司股权的目的,合康新能均表示,由于标的公司经营不善,为了降低公司运营风险,同时整合及优化公司现有资源配置,聚焦工业制造领域,增强公司的盈利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就变频器产品来看,合康新能已与美的进行了业务整合。美的集团机电事业群合康新能总经理宁裕曾公开表示,合康新能已并入美的机电事业群,凭借美的巨大的采购优势,合康新能实现了采购成本的降低。

净利预亏5亿-6亿元

在何享健的一番“动刀”下,合康新能由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等原因,2020年业绩掉至上市以来的“冰点”,预亏5亿-6亿元。

根据合康新能对外披露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6亿至-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预计对应实现扣非后归属净利润约为-6.27亿至-5.27亿元;预计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2亿-13亿元。

对于公司业绩变动的原因,合康新能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剥离了若干子公司且受疫情影响,公司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对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的2020年度各公司所属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公司及下属子公司2020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资产主要为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存货、商誉等,预计约为5.88亿元;公司2020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2700万元。

资料显示,合康新能2010年1月登陆创业板,公司上市以来仅2018年处于亏损状态,当年净利亏损2.37亿元,其余年度均为盈利。不难看出,合康新能2020年的预亏额也刷出了新高。

在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看来,合康新能2020年大幅预亏的主要原因是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剥离其他资产之后,上市公司2021年轻装上阵,只要公司工业制造业务经营良好,那么扭亏压力就不大。

需要指出的是,合康新能今年收到了何享健入主后的首封监管函,原因系违规担保事项。经合康新能自查,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上市公司为控股子公司合康动力债务提供担保,金额合计2131.91万元。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合康新能董秘办公室发去采访函,对方在回复中表示,“上述问题公司会在2021年4月20日发布的2020年年报中予以解释,请关注公司发布的定期报告”。除了控股美的集团、合康新能之外,何氏家族资产布局可谓庞大。

经北京商报记者梳理,何享健通过美的集团合计控制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KUKA Aktiengesellschaft 94.55%股份,为KUKA Aktiengesellschaft的实际控制人;还控制上市公司赛意信息约12.06%的股份;何享健之子何剑峰实际控制A股上市公司盈峰环境、华纳百录;何享健儿媳卢德燕控制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美的置业约81.26%股权,为美的置业实控人。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