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第四家金针菇巨头上市 华绿生物能否借真姬菇后来居上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第四家金针菇巨头上市 华绿生物能否借真姬菇后来居上

2021-04-13 15:38 北京商报网   

江苏华绿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绿生物”)创业板挂牌上市,金针菇四巨头聚首资本市场。4月12日,海底捞、呷哺呷哺供应商华绿生物正式登陆深交所科创板,成为雪榕生物、众兴菌业、如意情后第四家上市的金针菇巨头。对比来看,靠着金针菇“一板斧”打天下的华绿生物,不管是从规模化生产、市场份额还是产品结构上都难有竞争优势。

意识到竞争压力的华绿生物将希望寄托于真姬菇(也称白玉菇或蟹味菇),并计划将产能扩至2019年的6倍。然而在真姬菇产能利用尚未饱和、经销商被竞品企业绑定的情况下,华绿生物能否借助真姬菇抢占市场份额还尚未可知。

第四家金针菇巨头上市 华绿生物能否借真姬菇后来居上

上市一波三折

4月12日,华绿生物正式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发行价格为44.77元/股。华绿生物董事长兼总经理余养朝在上市路演中表示,“公司目前跟知名连锁火锅店和大型商超都达成了长期稳定的合作,火锅店如海底捞、呷哺呷哺等,超市如沃尔玛、永辉、家乐福、大润发等”。

上市公告书显示,华绿生物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6.5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约为5.96亿元,所募资金拟投入到华绿生物一厂技术改造项目、泗阳华茂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技术改造项目、年产3万吨真姬菇项目。

事实上,华绿生物的IPO之路并不顺利。2015年7月21日,华绿生物在新三板挂牌,2017年12月从新三板摘牌,并于同年12月15日向证监会递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申报稿)。不料,华绿生物却于2018年3月30日遭遇终止审查。

时隔两年,华绿生物二度冲刺IPO。2020年1月3日,华绿生物再次提交招股说明书,拟登陆创业板。2021年3月10日,获证监会同意在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

至华绿生物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国内食用菌行业前四大企业已齐聚A股。据悉,在金针菇“四大家族”之中,众兴菌业和雪榕生物分别早在2015年和2016年就完成上市,如意情则在2019年被上海豫园旅游商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56%的股权。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食用菌栽培除了规模成本优势之外,还有技术研发方面的积累。一些工厂规模较小、技术水平较弱的食用菌栽培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没有优势,甚至会被淘汰。对于华绿生物而言,只有通过上市融资等方式提高产能,才能形成对前面几家上市公司的追赶。

落后于同

进入资本市场的华绿生物不管在规模化生产、市场份额还是产品结构方面,与其他三家企业相比难言优势。

在规模化生产方面,华绿生物在四家食用菌上市公司中居于末位。根据中国食用菌协会工厂化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中国食用菌工厂化研究报告》,华绿生物2019年在工厂化规模生产金针菇企业中排名第四。截至2019年6月,雪榕生物、众兴菌业、如意情和华绿生物日产能分别为1140吨、775吨、363万吨和327吨。

由于工厂化规模垫底,华绿生物的市占率也相对落后。《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数据显示,2017-2019年,雪榕生物金针菇的市占率分别为12.83%、11.27%、11.51%;众兴菌业金针菇的市占率分别为6.16%、7.7%、9.58%;而同期华绿生物的金针菇市占率分别仅为2.53%、2.91%和4.27%。

除了生产规模和市场份额不及同行,华绿生物生产基地的“布局全国”战略也难存优势。据招股书,雪榕生物在国内拥有上海、四川都江堰、吉林长春、山东德州、广东惠州、贵州毕节、甘肃临洮(试生产)等生产基地。同时,众兴菌业目前已在甘肃、陕西、山东、江苏、河南、吉林、四川、安徽、湖北等地建立了食用菌生产基地。而华绿生物目前仅有江苏省宿迁市泗阳县和重庆市两处生产基地。

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食用菌的生产和销售遍及全国,没有明显的区域性,但考虑到物流成本较高、产品保质期较短等因素,食用菌产品的销售具有一定的销售半径,一般围绕生产基地、辐射周边区域进行销售。仅拥有两处生产基地的华绿生物,其食用菌产品销售的辐射范围相对较窄,因此在全国化布局速度上也会落后于同行。

另外,在产品结构上,华绿生物过于依赖于单一产品金针菇。数据显示,2017-2019年,华绿生物的金针菇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2.49%、91.12%、92.2%。同期,华绿生物同行业可比公司雪榕生物的金针菇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04%、77.05%、78.33%;众兴菌业的金针菇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14%、83.37%、78.5%。。

押注真姬菇

华绿生物似乎也意识到金针菇占比一家独大的风险性,并将希望寄托于真姬菇。

“自身存在产品单一的风险。”华绿生物在招股书中坦言,“金针菇等食用菌作为日常食品,消费量大幅波动的可能性较小,但若因居民消费习惯变化等因素导致金针菇消费量持续减少,或由于市场竞争导致金针菇市场价格大幅下降,公司若无法及时应对,将面临因产品集中导致的业绩下滑风险。”

为应对该风险,华绿生物在提高金针菇产量的同时,也从真姬菇着手寻求新增量。余养朝在上市路演中提及,“金针菇市场逐渐趋于饱和,将大量种植真姬菇品种” 。招股书募资用途显示,除了拟募资3亿元对现有的一厂、二厂进行技改,华绿生物还打算募资4.28亿元建设一个年产3万吨的真姬菇生产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华绿生物“高调”投产真姬菇,但其产量增速逐年下滑、产能利用率不饱和问题仍未解决。数据显示,2016-2019年及2020年1-6月,华绿生物的真姬菇当期实际产量分别同比增长220.63%、74.97%、1.73%;在产能利用率方面,2016-2019华绿生物真姬菇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07%、78.44%、86.46%、87.95%。

对此,华绿生物方面解释,“对于公司主要产品金针菇,绝大部分经销商均只销售公司金针菇产品;对于公司产量较小的真姬菇,由于公司供货量无法满足经销商的销售需求,部分经销商销售其他公司的真姬菇产品”。

此外,由于同行经销商存在排他性,华绿生物真姬菇未来的销售渠道也存一定阻力。根据雪榕生物公告的2016年8月31日《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披露,“雪榕生物大的经销商只能卖雪榕的产品,是排他性的”;众兴菌业也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公司和各固定经销商目前均签订排他协议,即在公司供货充足的情况下,经销商原则上不能销售其他品牌的金针菇等同类产品”。

在真姬菇产能利用尚未饱和的状态下,部分经销商被同行可比公司绑定的情况下。针对华绿生物募资投产后产品销售计划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发邮件采访华绿生物,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晓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