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产品及供应商双单一 三元生物经得住考问吗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产品及供应商双单一 三元生物经得住考问吗

2021-03-25 16:22 北京商报网   

要在创业板上市的山东三元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生物”),因与元气森林、农夫山泉等公司建立合作关系成功“出圈”。深交所官网IPO项目动态显示,三元生物已经披露了首轮问询回复意见。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三元生物存在产品结构单一、不少公司在成立后就“闪电”合作且成为重要客户、向单一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较高等情形。在首轮问询答卷中,三元生物对相关问题进行了答复。不过后续问询中,三元生物又能否经得住考问?

产品及供应商双单一 三元生物经得住考问吗

收入主要依靠赤藓糖醇

从披露的信息来看,三元生物产品结构单一成为审核的重点之一。

招股书显示,三元生物主要从事赤藓糖醇及复配糖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从经营业绩来看,2018-2020年,三元生物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9220.39万元、47675.96万元、78318.22万元。

据了解,三元生物收入主要由赤藓糖醇、罗汉果复配糖、其他复配糖构成。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三元生物赤藓糖醇销售收入分别为24736.18万元、28545.32万元和61715.52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4.65%、59.87%、78.8%,赤藓糖醇毛利占综合毛利的比重分别为84.67%、57.06%、78.59%。

而罗汉果复配糖2018-2020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04.96万元、15909.4万元、14706.78万元。罗汉果复配糖在2019年销售迎来爆发式增长后,2020年又出现下滑。

赤藓糖醇收入是三元生物的重要支撑。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赤藓糖醇行业的市场竞争趋于激烈。在招股书中,三元生物将保龄宝、诸城东晓、嘉吉公司和JBL公司等列为竞争对手。同时,以丰原药业、玉星生物等为代表的新投资者已筹划或实施新建赤藓糖醇产能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三元生物的主要经销商中部分同时也向保龄宝和诸城东晓采购赤藓糖醇。

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赤藓糖醇对三元生物的经营业绩具有重大影响。若赤藓糖醇行业需求或供给出现重大波动,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公司面临产品结构较为单一的风险。

在首轮问询中,深交所要求三元生物对比市场上主流的其他甜味剂细分品类,补充披露公司选择的赤藓糖醇在口味、技术水平、准入门槛、产品成本、下游市场、行业发展趋势等方面的竞争优劣势情况;赤藓糖醇是否为目前甜味剂生产行业的主流产品路线,是否存在被替代、技术或产品更迭的风险。

部分大客户“太年轻”

收入规模攀升的三元生物,离不开“金主”的支持。随着招股书的披露,三元生物背后的“金主们”也不再是秘密。不过,不少公司成立不久便成为三元生物重要客户的情形被重点审核。

据招股书,三元生物2018-2020年向前五大销售客户销售赤藓糖醇的收入分别为10422.83万元、11299.91万元、26052.2万元。报告期内,三元生物赤藓糖醇的前五大客户中,山东欣诺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算是新面孔。

2020年山东欣诺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三元生物赤藓糖醇的第三大销售客户,当期对山东欣诺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为4657.65万元。通过Wind查询,山东欣诺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系房玉萍100%持股企业,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11日,注册资金为300万元。另据Wind显示,山东欣诺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核心团队仅有两人。

而三元生物的销售客户中,成立不久便有了合作关系并不罕见。2020年,三元生物赤藓糖醇的第五大销售客户为青岛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和青岛鑫禹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当期三元生物合计向青岛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和青岛鑫禹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实现的销售收入为4449.2万元。

据悉,青岛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青岛鑫禹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两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李玉斌,青岛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4日,青岛鑫禹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则成立于2020年5月28日。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三元生物与青岛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青岛鑫禹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的合作均自两公司成立当年就开始。通过Wind查询显示,青岛乐湛特贸易有限公司的人员规模仅有3人。

从相关信息看出,上述公司成立时间较短,且人员规模普遍很小,那么三元生物是如何签下订单的?双方合作是否真实?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刚成立不久便成为拟IPO企业的大客户的情况是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这些情况能够反映拟IPO公司经营的真实性。其交易的真实性、是否存在关联交易这些问题容易被监管层追问。

正如宋清辉所言,深交所要求三元生物披露上述客户与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或其他关联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以及成立时间较短就成为发行人前五大客户的原因及合理性。

西王糖业稳居第一大供应商

对供应商山东西王糖业有限公司(合并口径下,以下简称“西王糖业”)是否存在重大依赖也是需要三元生物来回答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三元生物向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分别为14904.17万元、16956.61万元、33570.56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8.16%、67.66%和76.53%。

其中三元生物向西王糖业采购占比最高。2018-2020年,三元生物一直向西王糖业采购的产品为葡萄糖,且2018-2020年西王糖业一直为三元生物的第一大供应商。

深交所要求三元生物补充披露发行人对西王糖业是否存在重大依赖,葡萄糖产品主要向其采购的原因。

三元生物在对深交所的回复意见中称,西王糖业是国内产能最大的玉米淀粉糖生产商,且与公司同处山东滨州,运输距离短,因此公司一直主要向其采购葡萄糖。

三元生物认为,该行业供应商众多,产品标准化程度高、可替代性强,因此,公司对西王糖业并不存在严重依赖。

谈及三元生物要IPO,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体来看,在三元生物品类单一、产品单一、渠道单一、客户单一、模式单一的情况下,公司存在较高的经营风险,且产品存在被替代的可能性,所以三元生物急于上市也是基于这五个单一。而三元生物也是想通过上市来增强自身综合实力,降低经营风险,加宽护城河。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三元生物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相关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