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二次上市又破发 B站出圈路漫漫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二次上市又破发 B站出圈路漫漫

2021-03-30 14:35 北京商报网   

 说来也巧,2018年3月28日,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2021年3月29日B站在香港二次上市,而且两次都开盘破发,这一次B站开盘报790港元,较808港元发行价下跌2.2%。

其实,B站给市场带来的印象不是破发,更多是被看作是一家小众网站被大众认识的典型。三年来,B站营收从2018年一季度的8.68亿元,增至2020年四季度的38.4亿元,非游戏营收占比从20.7%扩大到70.6%,摆脱了B站只能靠游戏的质疑。不过跟其他网络视频平台一样,为了保障内容、扶持创作者,B站仍处亏损状态,还需要继续寻找盈利之道。

二次上市又破发 B站出圈路漫漫

股价起伏 并不意外

2021年3月29日,也就是B站在美国上市整三年后,回港完成了二次上市,成为2021年第二家在港二次上市的美股互联网公司,也是近几年二次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中,两次上市时间最短、成立时间最晚、发行价定得最高的一家,808港元。

“这次B站的发行价定得不是一般高,而是非常高,可能流通性不是B站目前主要考虑的事情”,艾媒咨询CEO张毅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谈到原因,他认为有两个,“一是B站二次上市不是必须的,只是做一个补充。二是B站可能主要希望机构来认购,而不是散户,因为散户比较在乎业绩,要看盈利能力。而面对机构,B站可以跟它们讲前景。”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每股股价的高低实际上并不决定公司市值,一般说来,在美股比较贵的股票,回到港股会进行拆分,比如阿里就采用了一拆八的做法,这样会增加中小投资人的兴趣,增加股票的流动性;但实际上也未必像阿里这样操作,这是一个‘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的故事,美股价格高,发的股票就少,公司的股权集中,基石投资人就不用找很多,我认为股票价格在新股IPO的时候不是一个关键性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港股市值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公司,股价几乎都出现了下滑。上周末在美国上市的知乎,也出现了开盘破发的情况。这样一说,B站开盘下跌就容易理解得多。

不过看起来,股价并没有影响B站CEO陈睿的心情。和三年前一样,他带领众高管和多位UP主参与了云敲锣仪式。

在回答如何看待股价走势时,陈睿表示,“最近中概股遇到了过去五年最大的跌幅,算是个黑天鹅事件,我们认为B站顺利上市就不错了。短期股价表现对B站没有任何影响”。陈睿还称道:“我相信未来公司会证明价值。今天有一种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现)的感觉,我们在美股上市的时候也破发了。但我那时候说过一句话,未来十年没人会记得B站股价破发这件事。”

二次上市又破发 B站出圈路漫漫

“打破”B站 不停出圈

截至3月29日收盘,B站股价报800港元,较发行价下跌0.99%,总市值超3000亿港元。论市值,目前B站排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前十名。

“B站三年来的变化,得益于两方面,一是更多的商业化手段,二是多次破圈运营”,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这样认为。

具体到各个业务,2018年一季度,B站8.68亿元的营收,主要由游戏贡献的6.88亿元支撑。广告营收7040万元,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营收9580万元。

2019年四季度,B站非游戏业务营收占比首次过半,2020年四季度,B站增值服务业务营收首次超过游戏营收,成为营收占比最大的一个板块。

以年度晚会、《后浪》视频等为代表的“破圈”运营,带来的则是用户规模上的拉升再拉升。

2018年一季度B站月度活跃用户数7750万,同比增长35%,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占总月活跃用户数的82%;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76分钟,日均观看2.67亿次,同比增长137%;月均付费用户数量约为250万,同比增长190%。

2020年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用户2.02亿,同比增长55%,日均活跃用户5400万,同比增长42%。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保持在80分钟以上,日均视频播放量12亿,同比增长70%,月均互动数47亿,同比增长94%。2020年月均付费用户1480万,同比增长106%。

要盈利还是要前景

两次上市间隔的这三年,B站核心用户从Z时代用户(1995-2009年出生的人)延展至Z+时代(1990-2009年出生的人)用户。之所以强调核心用户,“是因为‘Z+时代’用户在视频生产和付费意愿上都有不错的表现”,李锦清说。

相关报告显示,2020年,“Z+时代”平均每天消费移动视频内容的时长为3.71小时,比2020年整体人口消费视频内容的平均时间多1.16小时。根据港交所公告,2019年“Z+时代”向B站贡献了超过65%的视频市场收入,“Z+时代”的人均产值从2016年的516元增加至2019年的1280元,预计到2025年人均产值将达到3042元。

王超也认为,这三年来,B站最大的变化在用户,“中国年轻人用脚投票,B站证明了自己在中国年轻人中的分量。未来B站如果能够保持这个劲头,吸引大量年轻用户,那未来的商业潜力是很大的”。

没有变化的是,跟爱奇艺等同行一样,B站还在亏损。2020年四季度,调整后的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的净亏损为6.8亿元。

但在王超看来,B站不能简单地和爱奇艺等传统视频网站相比,“它的发展路径跟爱优腾不一样,跟短视频网站抖音快手也不一样,它占据的是中视频市场,又是二次元起家,既有版权内容,也有大量依靠UP主来上传的内容。B站依靠游戏来盈利,而不是广告和会员费,这一点就跟长视频和短视频平台完全不同。B站的盈利不会像抖音快手那样无往不利,但B站也不是长视频这种投入无底洞的平台,一方面无节制投入版权和增加带宽,另一方面会员费收入面临天花板,所以B站的亏损是可控的,未来也比长视频网站更有想象力”。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