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一只棉花娃娃被炒到3万 这会成为年轻人中的下一个“潮鞋”吗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一只棉花娃娃被炒到3万 这会成为年轻人中的下一个“潮鞋”吗
2020-07-31 16:04 TOM   

7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杭州市中心的国大城市广场微店Park,早上10点刚开门,商场的3楼就排起了近两百米的长队。这样的排队场面已经许久未见了,不禁让人想起了之前年轻人排队抢购某品牌“潮鞋”,或是更早以前人们排队购买某数码新品的样子。

这次在杭州国大商场排队的人群有一些很明显的特征——大多是15-28岁的年轻女孩,她们当中很多人穿着Lolita的裙子或是JK制服。她们都是来参加全国首个线下大型“棉花娃娃市集”的,其中还有不少是专门从北京、广东、新疆等江浙沪以外的地方赶来的。

13万人在线“抢娃”

现场火爆的状况其实早在门票开售的时候就可以预见了。主办方微店Park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活动开始前的两周,我们就在微店App上售卖门票,因为疫情关系,我们必须严格控场,所以每天只出售1500张门票,但是开售那天,门票瞬间就被抢完了。”在市集举办的那个周末,微博、闲鱼上还有大量求票的帖子。而当天微博上#棉花娃娃终于有了线下展#这个话题,也达到了1600多万的讨论度。

可能不少人看到这里仍然一头雾水,究竟什么是棉花娃娃?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对它感兴趣?棉花娃娃,实际上是一个源于饭圈的产物。粉丝将自己的爱豆卡通化,然后再将其卡通形象做成可爱的棉花娃娃,可以说每个追星女孩都想要拥有一个爱豆的棉花娃娃。

据微店大数据显示,在微店App上现有超4000家的“娃娃”商家,而这个类目下的活跃用户每天超过7万人。一般来讲,一只棉花娃娃的价格在几十元到百来元之间,但是因为流量明星形象的娃娃常常是限量发售,所以一只娃娃常常出现有市无货的情况。

微店的一名运营人员告诉记者,“就在前不久,有一个在娃圈知名的‘太太’(注:那些产出娃娃的粉丝,被称为‘太太’)在微店上架了一对娃娃,价格不贵,不到100元钱两只,但是限量发售2万只,当时一共有13万人加购,一上线,就秒光了。”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在这次“娃娃市集”上,我们还见到了另一位著名的“太太” 酥饼灿,她手作的韩国明星“朴灿烈”的棉花娃娃,有人甚至出价到3万求购。

“棉花娃娃以其可爱治愈的形象,受到了年轻人的欢迎和追捧。自微店App上线娃圈社区以来,无论是卖娃的商家还是购娃的买家都呈现了快速增长的态势,引导棉花娃娃爱好者们更健康更快乐地追逐兴趣、理性消费。”微店的运营人员这么说道。

追星追出“大事业”,还帮助邻里大妈再就业

这次微店Park举行的娃展,娃圈里最有名的“太太”或者“娃妈”都来了——日山鹅鹅、酥饼灿、三胞胎、白桃等。她们和这个市集上的其他人一样,大多是从追星开始。娃娃制作者Riga就是很典型的一位,她在微博上有3万多粉丝,所卖的娃衣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

“好多年前喜欢EXO,因为韩圈的周边很多,所以粉丝基本都会买爱豆的娃娃。但韩国明星的周边都是有授权的,包括棉花娃娃也是。” 而现在国内大多数像Riga一样的娃圈商家,并没有明星授权,所以,她们的方式是不做涉及版权的娃娃,取而代之的是做‘娃衣’”,Riga告诉记者,“我在 2017年买了都暻秀的一个棉花娃娃之后,就开始给它做衣服,想经常给这个棉花娃娃换衣服,最开始是自己买了缝纫机、布料做着玩,后来分享出来很多追星姐妹都让我帮他们做,然后订单就越来越多了……”

在成为一名全职的“娃衣”创业者之前,Riga是深圳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刚开始父母非常反对我做这个,说这不是一个正事。”但Riga清楚地记得,18年7月,那时候还没辞职,有一个礼拜卖娃衣赚的钱比她当时一个月的工资都多,于是她决定开微店全职做娃衣。“现在是父母和我一起在手工做,也请了几个阿姨,我们店里的娃衣都是手工做的,我觉得可以把自己的一个兴趣发展成养活自己和家人的事业,还能带动附近的一些就业,这可能是我做过最正能量的事情了。”

依靠做娃衣

这位建筑系女研究生已经开起了三个微店

想要了解“棉花娃娃”,我们必须弄清楚一个问题,眼前的这些“娃圈”女孩们,他们制作爱豆的娃娃,是被允许或者被授权的吗?娃圈里非常有名的“三胞胎童心小铺”的主理人Dudu回答了我们这个问题,“把爱豆做成娃娃并以此盈利,这是非常令人不齿的事情,没有谁会公开这样做,如果做了,肯定会招来粉丝的声讨。”但Dudu也说,比如她是TFBOYS的粉丝,恰好她又擅长做棉花娃娃,所以她会自己设计稿图进行制作,但都是无盈利出售。如果有差价盈余,还会做一些小礼物和娃娃一起寄出,金额较大的还会以爱豆的名义做公益。

不理解饭圈的人对这种行为不好理解,不过Dudu说,在饭圈这叫做‘为爱发电’,这种不求利益的行为在饭圈实际上非常常见。

不靠明星的棉花娃娃赚钱,Dudu只是卖娃衣,一年也能卖出20多万套。一切是从2018年圣诞节开始的,Dudu为她的棉花娃娃设计了一套草莓衣服,这套草莓娃衣迅速征服了很多年轻女孩。到了19年6月,Dudu正式开起了微店,微店里最受欢迎的草莓兔娃衣,月销量达3万多套。到现在她一共有3个微店,还有位于江苏和广东的长期合作工厂。

Dudu所在的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在业内非常知名,但她却选了一个几乎和自己专业无关的事业。她说:“非刻意为之,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家人也非常支持我,我认为能把兴趣做成事业是特别棒的事情。”

年轻的创业群体也看好的“可爱经济”

“娃圈“正在出圈

国内“娃圈”创业者的现状,大多数和Riga、Dudu一样,他们不靠卖明星的棉花娃娃来赚钱,而是设计制作娃娃的衣服,或者做“无属性娃娃”。

“无属性娃娃”是指不依附任何IP也不根据明星形象创作,而是由画手原创,然后做成棉花娃娃。在此次微店娃娃集市上我们见到了圈内非常受欢迎的无属性娃娃“白桃汽水”的幕后团队。团队创始人之一Harris从美国留学归来,他是这个圈子里不多的年轻男性,他说“投身娃圈创业看好的就是‘可爱经济’,棉花娃娃是我们公司其中一条主要的业务,另外还有手游、盲盒等。目标人群的画像非常精准——18到28岁的年轻女孩,可以说她们是二次元女孩,但是二次元是一个比较泛的概念,她们喜欢明星周边,喜欢LINE FRIENDS或者Molly那样的形象,后来我们发现人群出现了OVERLAP,于是我们的用户画像就这样浮出水面了。”

娃圈正在出圈,现在已经不只是饭圈女孩在关注着它了,年轻的创业群体、泛娱乐圈的人群都向它投来目光。就在前不久的爱奇艺的综艺节目《未知的餐桌》,也见到了前面提到的娃圈达人Dudu和Riga,她们做的非常形象又具有娱乐性的棉花娃娃被节目组看中。而娃圈已经不小的群体,也是各综艺节目的收视群体。

可以说,“娃圈”的群体由饭圈产生,并且正在延伸开,受到更多人瞩目。而随着“无属性娃娃”和“娃衣”的走红,娃圈迎来了快速的发展,成为饭圈经济和可爱经济融合的代表。

青年创业本身就是好事,不仅可以释放青年的创意与活力,还能促进就业。其次,结合兴趣的创业,中途放弃和创业失败的概率低于其他普通创业。而当兴趣和事业方向又与文化创意产业紧密相关,似乎又为娃圈创业增添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