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文具业务增长见顶,晨光文具改卖毛利更高的化妆品_TOM消费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文具业务增长见顶,晨光文具改卖毛利更高的化妆品
2019-06-08 16:19 亿欧网   

[ 亿欧导读 ] 靠文教用品起家的晨光文具所面临的现状是整个文具产业无法规避的难题。文具类产品不仅单价低,随着成本的提高,毛利也在逐年下降。况且随着电子化办公的普及,倒逼着晨光文具不得不进行转型。

6月5日,晨光文具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业务拓展、销售渠道建设等需求,公司拟在现有经营范围的基础上新增化妆品批发等业务。本议案尚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虽然近年来晨光文具业绩稳健,但依然受困于文具行业增长疲软的趋势,制笔协会统计显示,2018年全国制笔行业主营业务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10.21亿元,增速-5.39%,利润比上年同期减少2.29亿元,增速同比下降19.66%。

靠文教用品起家的晨光文具所面临的现状是整个文具产业无法规避的难题。文具类产品不仅单价低,随着成本的提高,毛利也在逐年下降。况且随着电子化办公的普及,倒逼着晨光文具不得不进行转型。

近几年中,晨光文具先后推出了晨光生活馆和九木杂物社,发展大店模式的零售业态。其中,晨光生活馆以精品文具店模式为主,而九木杂物社则是一个全新的精品文创品牌。

不过,随着晨光生活馆的业务不断扩大,后续所带来的租金压力让晨光文具背负了沉重的业绩压力。2018年财报显示,房屋租赁成本较去年同期增加5119万元,同期增长89%,主要是九木杂物社新增店面的租金。

不光是晨光生活馆,晨光文具旗下子公司晨光珍美也面临着盈利难题。2018年财报显示,全资子公司上海晨光珍美在报告期内净利润亏损619.27万元,上年同期亏损366.99万元。

在主营业务上,其书写工具2018年实现收入19.46亿元,同比只增长了8.8%,销售量的增速也在持续放缓,仅增长了3.64%,而同期库存量却增长了11.49 %,晨光文具所面临的增长压力如同当年美国文具零售巨头史泰博(Staples)一样。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消费渠道多元分散,仅仅靠卖文具已经不足以支撑起360多亿的市值。

不过,在寻求新的业绩增长点上,晨光文具可谓是不遗余力的费劲心思:在过去几年中围绕新零售、跨界众筹, 推出了多款互联网创意产品,包括《上海电影节》文具套装、《凡高系列》笔记本、与插画师合作的衍生品等。

尝试拓展化妆品业务也是晨光文具在经营转型路上的又一次探索。去年十月份,晨光文具旗下子公司晨光科力普发生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化妆品、清洁用品、卫生用品等若干内容。

2018年11月,晨光文具发布公告称,以自有资金向晨光科力普增资人民币3.22亿元,完成增资后,公司仍持有晨光科力普70%股权。

晨光科力普的部分业务已经成为晨光文具增速最快的业务之一,2018年财报显示,代理的相关日化妆品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9.25%。实现总营业收入25.86亿元,同比增长106.03%。

今年1月,晨光文具与化妆品品牌玛丽黛佳联手,推出限量礼盒,礼盒中包括眼影盘和便签本。3月份,晨光文具又和美加净进行合作,在樱花季推出了樱花物语限定礼盒,内含美加净樱花润手霜、晨光樱花本和樱花笔套装。

相较于传统的文具类的主营业务,代理化妆品业务毛利更高,在刚刚切入日化业务,其代理产品业务毛利率就已经达到了46.32 %,这一数字远高于文教办公用品25.80%的毛利率。

不过随着新业务的展开,相应的业务宣传费用和渠道建设费用也在增加,较去年同期增加3250万元,同比增长40%,与此同时,晨光科力普销售的快速增长,还带来运输成本的增长,其中运输及装卸费用,较去年同期增加2180万元,同比增长了36%。

随着无纸化时代的来临,晨光文具及时调整转型之路,不失为一种正确选择。

【以上内容转自“亿欧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亿欧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